红磷

破写故事的,偶尔画画,画渣。_(:3」∠)_是个小垃圾

才发现并没有(或者是被禁了)死亡笔记这个tag那么磕L的糖去哪?!(重点错)
嘛嘛,难得更新。反正也没人看。
好想要死亡笔记啊。
但是不想下地狱。
啊哈。自私鬼。

#本剧情纯属虚构,如果真的遇到了,请不要碰它,交给警察(或者自己用吧,我也管不了。只是希望你不要讨厌我就好了)#


2018年9月11日
        今天,在学校的草坪上,我看到了一个漆黑的笔记。看了看上面的字我才知道了情况。
        我拿到死亡笔记了。
        或许不应该说拿到。我只是看到它躺在草丛上而已。黑色的封皮与绿色的草地交相辉映,白色的诡异字体就这么静静的存在于封皮之上。
        虽然很像恶作剧,但我心里莫名的悸动让我确认了这本笔记的不一般。然而看到这个笔记的我,竟然有点心动。死亡笔记这种东西,只要知道名字和用处的话,杀人不要太方便啊。
        之前一直不知道为什么,我虽然并不那么喜欢夜神月,但是也无法否认他的理论,现在我知道了,只是因为我也是一个疯狂的私刑者罢了。
        但是在捡起这笔记之前我却犹豫了。按我的记忆来说,死亡笔记的拥有者是会下地狱的。虽然我是个坚定的无神论者,却是个为了让自己不怕死而骗自己世界上有鬼的胆小鬼,所以下地狱这个惩罚我可承受不起。
        我站在笔记本前思考了起来。
        话说,与其自己用小本本写别人的名字和死因消除自己讨厌的人然后下地狱,还不如控制一个人帮自己在小本本上面写名字,然后自己也不是使用者,干掉了自己讨厌的人,然后别人下地狱。倒是方便快捷。
        只是,该怎么做呢。我的人格魅力不足以控制别人让别人完全按照自己想的做。
         或许我可以赐予他人笔记?然后“指导”他人怎么用?借助像是“教程”一样的方法杀掉自己想杀的人?然后再消失,让他接受死神?
         嗯,但是。我是应该蒙面还是露面呢?直接出现在被选中的人面前,然后让他把我当成神然后保证自己的生命好像不错。但是当那人发现自己被利用了的话,说不定会第一步把我干掉。这样就很不安全了。
        嗯,果然还是蒙面吧。
        这么想着。我就跑回了教室准备拿个袋子把小本本包起来,我可不想跟死神打上交道。
        结果回来的时候却发现碧绿的草坪上什么都没有了。
        啊,真遗憾啊。希望捡到这个本子的人不是个私刑者吧。

白雪王子

.欢乐向小短文
.又是白雪公主歪写?
.文中会有一些调侃中年大叔,秃头等
.因为依然是童话,所以还是会有一些童话的设定
.☆文中的少女和现实的少女没有任何关系,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正文↙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年轻美丽的王后,她拖着孕中的身体带着丈夫来庭院看雪。看着眼前的雪,对她的丈夫说,希望自己的孩子生的跟这雪一样美。皇后的话果然应验,生下了一个皮肤如雪一般洁的孩子,他们给孩子取名叫白雪公主。
        然而,故事并不是这么发展的。王后生下的并不是一位小公主,而是一位小王子。王子的皮肤虽然也无比雪白,但国王表示坚持不要白雪王子这样的名字,结果成了王后的一个心结,再加上刚生完孩子身体不好。最终王后在小王子一岁不到的时候永远的离开了他们爷俩。国王觉得相当对不起王后,于是就遵从了王后的遗愿,给王子起名叫了白雪。于是,大家就都知道这城里有一位白雪王子。
        国王带着对亡妻的愧疚之情,全权照顾着王子,但作为一个年轻男人,国王也难免有些笨手笨脚神经大条。宫里的女仆不得不在国王照顾王子的时候在周围紧张的团团围住,以确保能在国王把王子磕着碰着的时候及时救场。这样的时间一久,女仆纷纷表示实在是太累,并表示王子现在还活着全亏了宫里的地毯和她们,并开始向国王提出把王子交给女仆照顾,国王表示拒绝。女仆最终提出要是不放心女仆可以给小王子找一个后妈照顾,并说出了王子继续被这么照顾可能会缺胳膊少腿这种耸人听闻的话之后国王才满脸惊恐的同意了。
        国王靠着自己的颜值和彩力很快的又给自己找了一位新王后。
        新王后是一位女巫,是国王外出寻找新王后时准备穿过森林却迷路的时候遇见的。当时女巫发现一位迷路的国王的时候十分开心。正准备去随便签一个“把你回家后第一个碰到你腿的东西送给我”这种协议。却没想到国王却先出手了。一串撩妹技巧把女巫撩的春心萌动。然后国王逞英雄的说自己认识路然后搞的他们在森林里迷路了整整一天。嘛,这件事国王有很认真的求王后别告诉别人的。
        女巫就这么被国王拐回了王宫。盛大的婚礼上,女仆们为小王子高兴到涕泪横流。国王也在婚礼后郑重把小王子交给了王后。王后来因为认为自己是被骗来带孩子的很生气,但是女仆们却表示其实可以交给他们照顾。并且,小小的王子也用他天使一般的面庞捕获了王后。女巫这才稳定下来。
        十五年后,小王子从一个小天使长成了一个英俊的男子。虽然在女仆和王后的过分溺爱之下,身体只能用弱不经风来形容。但就算这样,宫里宫外还是出现了英俊帅气王子的传闻。并大大增加了想进入皇宫求职的少女量。
        少女们挤破头想见王子,当年的美男子——国王表示不服。表示自己虽然开始脱发,逐渐发胖,但是魅力依然不减当年。为了向表示不信的王后证明这一点,国王决定在皇宫举办自己的演唱会,演奏会等,把自己所学展示给全国少女。
        城内外少女本来是没兴趣的,却在发现活动地点在城堡内,有很大可能能见到王子。这一刻,本来大家都不感兴趣的演出,一瞬间变得万人空巷一票难求。
        本身觉得有坐满有点悬的国王,看着坐满了的国王忍不住向王后炫耀。但王后看到观众的性别年龄和眼神之后也只是看破不说破的夸奖了国王。并开始讨论起了中年大叔靠啤酒肚和秃头也能吸引人的可能性这种荒诞的话题。
        表演开始了,少女们虽然没看到王子,但还是决定先静观其变一会儿。
        国王的表演对于少女也并没有那么惨不忍睹,唱歌和弹奏时闭上眼睛就好了。
        王后觉得不行,买票就要值回票价这个道理她是懂的,然而少女们也的确不是来看中年大叔唱歌的。于是便趁国王没注意到的把王子悄悄的带了出来。一时间,少女们仿佛闻到猎物味道的狼。王子感觉未成年的心里受到了极大的冲击,拔腿就跑。座位上的少女眼看王子跑了便也纷纷离场。几分钟不到,场内就只有守卫和一些腿脚不方便的奶奶了。
        这一夜,国王十分负责的为留下的关注演奏到了后面,但是他的心就像被离场的观众一人一脚踩碎了一样,消沉无比。然而这一夜对王子也意义重大。这一夜,他的捉迷藏技巧进步了很多。
        第二天,累坏了的王子在王后好好的给他梳头后沉沉谁去。却突然闻到了一股味道。直到国王进门后王子才知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未见其人先闻其味。
        “儿子……”国王仅仅张口说了两个字,王子的屋子里便充满了韭菜味。
        王子赶紧让国王停下。并紧急找了一个口罩给国王戴上,并开窗透气。这才能安全的对话。国王对王子谈起昨晚的经历。王子也如实的说出了自己昨晚的经历。两人一边互相羡慕一边达成了女人真恐怖的共识。
        两人聊得很欢,便拿起了桌上的苹果开始啃,却在国王吃到苹果之前王子却吃了苹果晕了过去。国王急忙查看,发现王子只是晕了过去便找了王后这个原女巫来看王子。
        在王后和一群御医的诊断下,王子这是中了爱情药水,大概是昨夜闯进王宫的女人动的手。中了爱情魔药的人进入短暂昏迷,醒来之后会爱上最先看到的那个人。得到这个结果之后,御医中性别女的已经坐不住了。王后暗叫不好,便把王子交给国王,她来把这些女人解决掉。国王带着昏迷的王子出城却发现城外的女性不是何时得到的消息纷纷来围堵国王。一时间,呆在外面的处境比屋里更差。国王准备往回走却发现后面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被围住了。
        “你们听我说!强扭的瓜不甜!”绝望之下,国王尝试嘴炮,却因为少女们的逼近不得不先逃跑。
        直到国王就这么被围到毫无退路之时。国王的表情突然认真了起来。“我本来不想打女人的。”国王说着,摘下了自己的口罩“我这辈子有三个重要的人。”国王拿着口罩给王子遮住了眼睛。“你们……”国王话还没说完,背上的王子却突然有了动静。
        “醒了!”不知道是谁先喊了一句,刚才还被国王的气势震住的少女们仿佛听到了发令枪响一样开始了王子的抢夺。
        当胜利者把国王的口罩在王子的脸上从眼罩恢复成口罩的那一刻,王子和胜利者四目相对,含情脉脉,但下一刻,王子摘下了口罩扔了出去并吐了个爽。
        “你没事吧,亲爱的?”胜利者关切的询问王子的身体状况。王子缓过气后慢慢的抬起了头。
        “你是……”
        “我不知道是谁不是现在最重要的问题。现在,你只要知道我们真心相爱就好。”
        “额”王子满脸疑惑“可是我,不爱你啊。”
        少女们和胜利者蒙了。这时,从天上飞过来的王后的到来,人群像摩西分海一样自然散开。
         “爱情魔药大概是附着在苹果上的,王子因为国王的口罩味道太大,把还没有消化掉的苹果吐出来了,所以你们的爱情魔药没有用了。”
         这句话说完之后,王后眼神突然严肃了起来。“不要想什么,真可惜差一点就成功这种事。不要忘了本小姐是女巫。制药什么的,比你们这些毛头丫头熟悉太多。等我找到是谁下的药。我一定要好好的把她教训一顿!”
        事情过去后,王子决定出门历练,便带上了忠诚的仆人外出历险。并去掉了名字的前缀,现在的他,并不是什么白雪王子,只是一个简单的王子而已。
        听说白雪王子,欧,王子。在森林历练的时候发现了一个被毒苹果毒死的少女,便想到了国王当初的方法,便吃了大量韭菜食品混大蒜,结果救起了这位少女。
        不过就都是后话了。

致文手——说给自己

Karan_背字典中:

共勉


绝地团花安纳金:



AKA-1:







刚刚看了一个文手太太的感慨,“每一个写故事的人都应该谢谢自己。”








不免也有一些感慨。








说真的,每一个文手都是希望自己的文字被大家喜欢的,所以相信大家都是会珍惜每一个热度,仔细看每一条评论,然后思考如何回复大家的评论。








先要和大家道歉,原谅我一直以来的无病呻吟。听过这样一个故事,老舍先生阅读非常快,然后就人问,说你看书看那么快,你看懂了吗?你看明白了吗?你怎么那么快呢?然后老舍回答说这个不赖我,赖书,就是你有本事你别让我翻那么快。








是啊,不赖人,赖文章。有本事就写出让大家都拍手叫好的文啊。没本事的话,就不要怪别人不给你点赞。








写文的路是孤独的,对着电脑,一个个敲下文字,最终成为一个段子,一篇文。每一个细节、每一个梗,可以说都是写手精心埋下的。就像在房间的某个地方藏了一个被布遮盖的宝藏,期待有那么一个人能轻轻的掀起其中一角,然后为能得到这个宝藏而欢欣雀跃。








写文的路又是充满欢乐、感动的。从头到尾陪着你一起哭一起笑的人物,喜欢文的每一个读者,给你疯狂打电话的粉丝……点点滴滴都是无比宝贵。








或许我写不出惊世的好文章,或许我的文笔在众多太太中是最底层的。








但是请相信,我是用心去勾画每一个细节。努力用我贫瘠的语言去描述我心中五彩斑斓的大千世界,努力让角色们鲜活起来,努力贴近大家,写能引起共鸣的好文。








时常会羡慕画的一手好画的画手太太们,感觉画画比写文更直观的就能表达一些东西。后来一想,其实不是一样的吗?文章也是勾画一张美丽的画卷,只是画手用的是线条,文手用的是字符罢了。








只是不管画手,文手,都是需要大家的支持的。喜欢就给他点赞、评论吧,有大家的支持,每一个画手、文手都能走的更远的。








最后,勉励自己吧!提升自己,丰富自己。把更有层次的文献给大家,努力写值得大家翻阅的好文。当然这些不是短期就能实现的,我不知道自己还能写多久,也不知道未来能写到哪种程度。








假如有那一天,回首看现在自己写的,应该是一种很微妙的感觉吧!








那一天,我在,文在,你在吗?








 





一激动不小心把应该零点发的贺文早发了几分钟!(应该是几十分钟)但是转念一想我要守点打歌,还是算了吧。(但是我还是在守点哦。虽然没有零点发。)

关于环状出去玩的if(逢坂壮五2018.5.28生日贺文)

算是cp?
ooc预警
文笔烂警告
正片:
1.出门就要准备好还有提前五分钟哦
       “so酱,今天就是那个约好的……”
       “嗯,跟环君越好一起出去玩的日子。”壮五在给予了环确认的答复之后,拿起了昨天收拾好的背包。
       “so…酱,你不觉得这个背包看上去太大了吗?”
       “我觉得还好啊,防晒霜啊,雨伞啊,墨镜,遮阳帽。还有环君之前说,为了防止我们又被困在哪于是一直放在包里的电钻……”
       “电钻就不用带了啦!我们应该不会再被困在什么地方了啦。今天不是阴天嘛,为什么要带那么多防晒用具啊,今天不是阴天嘛。”
        “但是天气预报说是阴转晴什么的。”
        “明明都唱了天气预报实在是不可信这种歌词结果还是这么相信天气预报啊。”
        “但是啊,环君,天气预报这么报了说明有几率会很晒哦。”壮五竖起一根手指认真的说到。“天气预报也是有几率可信的哦。我之前看到‘天气预报准确概率’这篇文章是这么说的。”
        “啊!so酱你又看那种名字奇怪的书了!总之!这些,给我拿出来啦!不用带!”环把遮阳帽(两人份)拿了出来。“都带了伞了为什么还要带这些东西啊,so酱是笨蛋。”
        “但是环君雨伞和遮阳……”壮五好像还打算说什么,但是被环君打断了。
        “没关系,这次目的地不是由我决定的嘛,我决定的这个位置是不会需要这些东西的。”
        “所以,这些为了防止环君玩累了而带上的国王布丁……”
“带上!”四叶环的眼睛出现了充满希望的光。
2.关于治疗怕鬼的秘籍大概就是受的惊吓多了自然就好了
        “电影院?”当壮五被带到电影院门口时,倒是愣住了。“今天是要看电影吗,环君?”看着巨幅的,以某个鬼屋为背景拍摄的电影海报正在做宣传,巨大的妖怪在海报上张牙舞爪,像是要冲出来一样,给人一种临场感。右下角用抓痕写出了电影的片名,更显恐怖。壮五认真的研究着海报的构图和怪物的黏黏糊糊,倒是一时间你没发现环的异样。
        四叶环攥紧了手上片名那一栏跟海报上一样的电影票,缓缓地台头看了一眼海报。然后一瞬间低下了头。
        “果果果…果然还是别看了吧!”环心中警钟长鸣,光是看了一下海报就已经脑补出了各式各样的妖怪伴随着恐怖的BGM出现的场景。这电影不能看,不能看!
        “环君?怎么了?”本来认真地研究海报的壮五发觉了环的异样,拍了一下环的肩膀。
        “啊!”明明只是拍了一下,环却整个人突然蹦了起来,一瞬间弹出两米。壮五在感叹环的运动神经时,同时也在疑惑自己难道拍的有这么重?
        “原,原来是so酱啊。”
        “环君你怎么了?我拍的有这么疼吗?”壮五一脸关切,环却连连摆手。“不是啦不是,总之so酱不要想太多。今天我们去看那个!”
        “看那个?环君你不害怕吗?”
        “当然害怕啦!”环小声嘀咕。
        “什么?”
        “已经不怕了啦!多亏了上次so酱的治疗怕鬼秘籍。”环一时间找不到借口,只好随口瞎掰。
        “那个秘籍那么有用吗?那我下次推荐给经纪人。”
        “别!千万别!”
        “诶?”
        “总之我们还是进场吧。”
        “嗯,好。”
3.看电影还是不要吃有味道的东西和大声喧哗啊
        “环君,你真的没事吗?”壮五在开场十分钟时,认真的询问了一下缩在椅子上的环。
        “啊啊啊啊啊啊啊!没…没事。”刚经历了恐怖电影的常规“震你一下”套路的环,甚至有点唱出美声的回答着。
        “这样啊……”壮五看着明明怕的不得了却还留在这的环不禁又感叹了一遍高中生的难懂。
        半个小时后。
壮五压低声音对环耳语“环君,听好了,在电影院还是不要吵比较好哦,会打扰到别人看电影,非常失礼哦。”
        “可是害怕也没办法啊,害怕还不让人叫也太不讲道理了。”环带着哭腔,断断续续地说着。
       “环君,我都说了不要大声喧哗了哦,会打扰到别人的。”
       “明明是为了so酱!so酱是笨蛋!”环生气的的大喊着,说完,飞快地离开座椅,跑出放映厅。
        “什……”壮五被那句“笨蛋”一时震得有点说不出话。但还是决定追出去。“非常抱歉,打扰到你们了。”壮五对着四周的观众深深地鞠了个躬。便也跟着环跑出去的方向跑出了放映厅。
       昏暗的走廊暗和深色的墙壁让走廊的深处看上去黑洞洞的,十分可怕,但是壮五顾不上这些,此刻,他只想快点找到环。
       转角处,传来一阵哭声。哭声在特意做的凹凹凸凸的墙壁上来回反弹,壮五顺着哭声找过去,是蹲在角落的环。
       “环君?怎么了?”
       “为什么电影院的走廊也要做的这么黑啊!看完恐怖电影出来绝对会害怕吧!”
       壮五看着好像没有生他气的环,倒是放心了。“来,环我们离开这。”
4.天气预报,实在不可信♫~
       当环走出电影院时,脱力感使他摊到了椅子上。“so酱是笨蛋!”
        “嗯?环君为什么这么说呢?”壮五的语气充满温柔。
        “明明是和哥告诉我可以靠陪so酱看电影来让so酱开心点,而且还特意买了电影票的,结果so酱竟然说我打扰别人看电影,太过分了!”
        “环君你竟然没有不再害怕恐怖片吗?”
        “一看就知道了吧!so酱是笨蛋!”
        “环君竟然只是为了让我开心就陪我看自己最讨厌的恐怖片?”壮五沉默了,“环君,谢谢你。”
“哼。”环冷哼一声。
        “那个,请别生气了!我给你去买一周份的国王布丁。”但是还是不能一口气吃完。
        “一周……那不是太少了吗!”
        “请不要生气了,环君。这是我一生的请求。”
        “快过生日的人就不要把这种事作为一生的请求啊!”环的脸还是气鼓鼓的,但是语气温和了不少。
        “诶,环君,你原谅我了?”
        “我不应该在电影院吵闹,而且还让so酱没有看完自己喜欢的电影。”
        壮五愣了一秒。“环君真是个好孩子啊。”
        “但是一周份的国王布丁还是不能少!”
        “好的,我们这就去买。”
        壮五跟环走到室外,却意外的没有天气预报说的艳阳高照,倒是下起了淅沥沥的小雨。
        “所以说天气预报不可信嘛,so酱,把雨伞拿出来。”
        “可是只带了一把……”
        “那就一起打伞吧。”
        “嗯。”
        “话说上次在雨中吵完架也是共伞走回去的。”
        “是吗?”
        “so酱你不记得了?”
        ……
FT.我们是不是忘了什么?
        “大河桑,是不是你让环君陪我去看电影的。”
        “结果不是挺好的嘛,你们mezzo''不就是吵吵闹闹的关系变好嘛。”
        “那也不能叫环君看他不想看的东西!以‘so会高兴哦。’这种理由来诱导环君来看他看了会害怕的电影实在是……”
        然后是长达半个小时的训话。今天的小鸟游事务所也依然和平呢。

END

情人节快乐~

@Miss Raindrop_诗雨.
迟来了,抱歉

大概是个大纲?

关于看完第九集之后的脑洞[其实是昨天半夜想的]
    “哦,tamaki你怎么抖的这么厉害。”开饭前,未成年组提前聚集到了餐厅,但环的迷之抖动引起了大家的注意。
    “环君难道是着凉了嘛?”
    “笨蛋嘛。”
    “什么!”
    “他可没被某个笨蛋从按上推到河里呢。”
    被戳到痛处的陆立刻开始了反击,虽然听上去挺心虚的。“什……什么啊,我又不是故意的……啊!一织,你一点都不可爱!”
    “所以四叶君你到底是在抖什么呢?”
    “不要无视我啊!一织!”
    “我……我在河边……看到了,拿着刀的……”
    一听到“拿着刀”着几个字之后,七濑陆突然有了动静,“不……不会是鬼故事吧……我……我可不会怕哦……”但是已经缩到了nagi身后。
    “oh,welcome。”
    “四叶君,别讲鬼故事了。”
    “不是鬼故事啊!我在河边看见了,特别恐怖的!拿着刀的……so酱!”
     一从外面回来就被叫中名字让逢坂壮五愣了一下。
    倒是三月最先开口“怎么了怎么了?围成一团,你们在讲什么?”
    “一群青春期的孩子聚在一起能聊什么嘛,大哥哥我看我就是在聊一些色色的东西吧。”
    “住嘴啦你这个怪大叔!”
    “不是大叔是哥哥啦!”
    “好了,怪大叔。别解释了,怪大叔。所以,环到底是在讲什么呢?”
      在三月提出来之后,再去看环,大家才发现,环比刚才抖的更厉害了。
    “oh,环你到底怎么了?抖的像在河边遇到杀人狂一样了呢。”
END.

一大早填了两个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