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磷

是个垃圾(完)

昨天半夜,大概十一点五十,发了一遍郑文钱言小剧场,然后不知道为啥,被删了,正文有原案,然而我自己打出来的东西并没有,于是就……看这里看这里

钱言正文小剧场

烦人梗
    “你还好吗。”混着炸弹的余波,一阵声音传到我的耳边。
    听到这个声音的瞬间,我的眼泪差点不受控制落下来,但是我只是藏好了哭腔,捏了捏他的手。“嗯,蛮好的,身体很好,心情很好,天气也很好。”
    “哼,是吗。”虽然看不见他的脸,但总感觉他这句话是笑着说的。
    “笑什么笑啊!”我想挣开他的手去打他,却听到他依旧是带着笑的说“那么,现在怎么办呢。”
    这句话明明是笑着说的,但是却让我的心一下子沉到谷底。怎么办……我就是不敢想这个问题。身处现在这个环境的的我们能怎么办呢,或许……跟他一起死在这,算是最壮烈、最浪漫的结局了。
    “你没有办法?”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空出来的那只左手已经摸上了我的头,我举起右手,想把那只手拂开,却在碰到那只手的一瞬间,失去了力气。
“我也想有办法啊!”我失控的叫出了声“我要是有办法的话,我们两个就都能活着出去了啊!”
懊悔凝成眼泪顺着脸颊滑落,打湿了已经被灰尘弄脏的脸,总觉得我要是现在要是站在第三人称视角,或者是看到电视剧里有这样的场景的话,一定会指着我现在扮演的角色,跟钱言一起嘲笑这个角色好丑啊,什么的。但是现在,站在这个角色的视角,我却已经完全不在意自己的形象了。“都怪我!”
他倒是看着我哭了半天,叹了口气,握紧了我的两只手,把我揽进了怀里。“你不要说话,听我说。”他把嘴凑近我耳边,用着温柔的语气,慢慢的说着。
“我一从这个掩体出去,你就立刻往反方向跑,不要管我,用你最快的速度跑出去就好了。”
“我不要!我还要继续烦你呢!你要是回不来了!我怎么烦你!”
他笑了笑,轻轻是附上了我的唇。
一个短暂的送别吻过后,是他一个人走向敌方阵营的背影,和那飘舞在沙尘中,无论如何都不会从我眼中消失的棕色风衣。
……
“嗯……向窕同学……这是你给我们舞台剧写的剧本?”看着对面这个不起眼的女同学,钱言还是露出了公式的温和笑容。
“对的!”
“你这是写的我和郑文的……嗯……同人?”问出来了!他竟然问出来了!啊……被同班同学写腐向同人这件事情我一直很想问啊!
“是的!”对面那个女同学不知为何,眼睛亮晶晶的,是不是某种不得了的爱好在燃烧?“你看了吗,觉得怎么样?”
哇!这女人怎么回事!写三次元腐向同人还把这东西拿来问当事人怎么样?这家伙是KY吗!
“看过了。”钱言斩钉截铁的回答不禁让我感叹,不愧是大人物,遇到这样的事,竟然还能这么淡定,啊……要是我的话……嗯……或许会当场做一个直男测试题给她看?“虽然看过了,但是向窕同学,先不论前面炸弹那个地方怎么演吧……”
好样的!拒绝她!
“但是这个BAD END让我十分在意啊。”
竟然在意的是这个吗!啊……大人物的思维我等小辈完全不懂啊!
“并不是BE的说!”的说什么的,你也ooc了啊!等下,我好像根本不知道她的性格吧……“钱言会回来然后跟郑文说‘我回来让你烦了。’这是一个很甜的好结局啊!”
“嗯……好像的确是这样。”什么叫好像的确是这样啦!你就这样接受了吗!
“那么,我的剧本……”
“并不行,还有你的文笔太烂,错别字太多,等问题。”
“我可以改啊!”那妹子激动的站了起来。
“还有一个最大的问题。”哦!终于到了吗!
正在这么想的时候,我却被不知道什么时候站起来的钱言拉了过去。
“你角色崩坏了,以这家伙的性格,想也不用想肯定是不顾后果的跟我一起往前冲然后牺牲。”他看着我,嘴角出现了和之前不一样的弧度。“别忘了,这家伙可是个热血笨蛋啊。”
“谁是热血笨蛋啊!我这叫讲义气!讲义气!懂吗!”
“热血的冲上去然后牺牲不就是热血笨蛋吗,还解释什么啦,热-血-笨-蛋。”
“谁说我一定会牺牲啦!跟你一起冲上去说不定会增加生还的可能性呢!”
“一点准备都没做直接冲上去的人只会拖后腿好吗,热血笨蛋先生。”
啊!又是这种欠揍的表情!啊……那个写我们同人的同学呢……等等……钱言在跟他耳语啥啊!看他俩的表情总觉得很不详啊!
嘛,算了,反正以我们俩为主角的BL舞台剧终于不会在学校上演了,其他的也不关心啦。钱言邀请同路回家……嗯……拒绝好了!喂!明明我拒绝了!

之前写了一个,然后迷之被删了,写的一堆话不见了,感觉心理空落落的,反正你们要是觉得写的不好就怪向窕吧。´_>`

浪漫作品真是不可或缺的一种如氧气一般的存在,至少对我来说。相信命中注定,相信就算不按照线路走也能得到自己想要的。可能算是一种天真的所谓浪漫让我十分动容,可能是我目前为止的生活一直都不浪漫吧。

关于我在那篇文之后又干了什么中二的事

磷化氢(诗雨写了一个我也写一个~)

    [嘀……]
“呐,来词语接龙吧。”
“啊?几字的?”
“随便,只要是词语就好了。”(顿了几秒)“那,我先开始——塔罗牌。”
“嗯……那排列。”
“嗯……同音也可以啦。列……嗯……列表。说道列表,你在我列表是特别关心啊。”
“你在我列表也是啊。表情。”
“情……情……请你换一个嘛~伦家想不出来。”
“干嘛要在玩词语接龙的时候撒娇啦!而且情啥的很好接啊,情感啥的。”
“对啊!那我就——情绪!”
“喂!唉,算了。该我了,序号。”
“哇,你每次都好快啊,快女。”
“你够了你,快点接啦!”
“女……女……”
“才不是接女啦!是“序”。”(愣了几秒)“不对不对,被你搞混了,是“号”。”
“那……号令天下!我就是号令天下的女人啊。”
“你够了好吗,中二磷。那么……下……吓人。”
“总感觉这段要是写在纸上读起来‘吓……吓人’就会很像撒娇,要是你再萝莉音‘吓,吓人。’就会很……”
“哈哈哈哈哈哈哈你够了。不要演出来啦,你这个萝莉音大汉。”
“咳,话说词语接龙接到人啥的……不是很嗯……跑偏吗。”
“吐槽的不应该是‘词语’接龙吗。”
“诶~伦家成语储存量不多嘛~要是成语接龙人家肯定分分钟GG啦~”
“撒什么娇啦你这个萝莉音大汉。”
“好啦好啦,那来秀我的成语储存量吧,先跟你讲清楚,我的成语储存量可是突破人类极限的小哦。”
“喂,你为啥一副炫耀的语气啊!”
[嘀……]



依旧是在正文后面写声明的奇怪红磷´_>`祝贺你看完了这个奇怪的文字,为自己鼓鼓掌。啪啪啪啪啪啪。这篇文是看了诗雨写完之后,自己很想写然后看到空白文档和闪烁的光标之后又大脑里面全是真白(又玩梗了,对不起)于是就写了这个,耶(不你)。本来准备接两人三足之类的关键词接一些回忆杀的 结果……臣妾办不到啊。(哭)(别玩那种老梗了)然后前后两个嘀……其实是有深度的。(x)

好叭,啥深度都没有前后两个嘀是留给你们胡思乱想的。谁想的比我好我就把笔给他来写,对,就这么做。
感觉这篇比起文来说,更像是广播剧脚本。要是想听,可以叫诗雨演出啊~(突然拖人入水)
嘛……再见,´_>`甜度,薄荷味口香糖。
最后@经常诈尸x_诗雨

哇,这种不听人说话和不讲道理的人真的是垃圾!如果她真的十岁,那么就做点十岁的事啊!这种事是我今天看惯了一个小时的三岁小孩才会做的。三岁小孩才这么没逻辑。

鲑鱼迁徙指挥员:

啧,这素质低到极点

拖延症晚期语废患者:

垃圾不如的恶心玩意儿。

长期失踪人口_诗雨:

对,那事还没完。

以及后续:

【本人微博第一条】

求扩谢谢。

这里米诺:

负个能。
各位抱歉。

战斗仍在继续,虽然我说大概也没人理我但是啊……诗雨在微博也挂了她。(  ・᷄-・᷅ )

长期失踪人口_诗雨:

咳,挂人。
事情是这样的。
一个叫奶茶的小可爱在米诺头像约稿的时候跟米诺约了稿,后来又因为要钱而反悔。且一直态度过激,自称“可爱”、“年龄还小”,自以为米诺应该让着她免费把头像给她。然后这件事被她越闹越大的同时米诺挂了她,结果她还盗了晨九(米诺她哥)的贴吧号。道歉态度不真诚还要别人帮它写,没有一丝羞耻心、一字不改地泼上了贴吧。

P1-P4是小可爱的态度。
P5是我们第二次让它改头像的时候它的回复。
P6是它神奇的世界观嗯。
P7-P8是它对道歉的态度和道歉时的态度嗯
P9-P10是克尔给它写的道歉稿和它泼在贴吧上的道歉,各位可以来找不同 :D

“慌之晨诺”和“繁星奶茶茶◆”都是它嗯【现在它已经把号还给晨九,还请各位尽量不要前去叨扰】


虽然这件事差不多已经过去了...但为了防止小可爱卷土重来也为了教它做人,咱就来挂了,望各位扩一扩吧 :D
感谢参与了这件事的所有人...尤其是间谍克尔hhh她超可爱】

(挂人贴链接:
[奶茶小可爱出没注意]
http://tieba.baidu.com/p/5298467908

[正经的挂人贴]
http://tieba.baidu.com/p/5299757251)

说好的七夕贺文

@Miss Raindrop_诗雨
终于写好了
烂尾
说很长但是很短。
别抱期望吧
垃圾梦结局
男主:“烂故事”
这个故事啥都没有告诉我们
应该没有人会深度解读
不喜欢这个故事就看猫好了
————————————
        在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八号这天早上八点,我从睡梦中醒来。因为家处于空无一人的情况下已经很久了,所以我也仅仅只是醒来也不用跟谁打招呼啥的。无聊的躺在床上的我,下意识的拿起床边的手机,不知道干嘛的刷起了QQ。看着满屏跟我无关的秀恩爱,我也只是打了个哈欠准备继续睡个回笼觉啥的。
    喵~本来准备就那么继续会周公,却被自家猫一屁股坐到了脸上。唔......我挪开了脸上的猫,叹了口气,给猫铲完屎,吃完早饭之后,我也完全醒了。想着出门买点东西吃吧。却发现门根本打不开,说是打不开,或许说是门把根本无法扭动比较贴切。
  看样子,出不了门啊。我盯着完全无法扭动的门把。想着既然都无法出门于是决定打开冰箱热热昨天的剩饭吃好了。打开冰箱吃完了昨天的剩饭,一阵困倦朝我袭来。嘛~去睡觉好了。我抱起了趴在那无聊的猫。它挣扎了一下,最后还是任我把它抱上了床。
  晚安,三月。明明知道猫是不会回答的,但是我还是跟它道了个晚安,我大概是病了吧。
  闭上眼睛的下一刻我就重新睁开了眼睛,熟悉的天花板,熟悉的房间,不同的只有,我抱着睡的从一只公猫,变成了一个雄性的青年和房间里面多出来的那扇紫色的门。
  青年仿佛被我吵醒了一样,不开心的拿着他的手锤着床,用带着睡意语气含糊的说:我刚睡着你就……你这个铲屎官活腻了喵!
  这家伙难道是我的猫吗……这设定……听起来太奇幻了。
  我从床上爬了起来,小心的绕过睡着的青年(但还碰到他的让他嫌弃的继续锤了几下床)自己先去研究那个紫色的门。
  我看了一下,这门绝对不是假的,但是,难道真的可以办到在我睡觉的期间,在我都没发现的情况下突然给我家安上个门吗?
  我看了一眼门,又看了一眼现在还躺在我床上的青年,在深思熟虑之下,我下了一个我认为绝对合理的结论这绝对是梦!
  那么……我回头看了一眼躺在我床上的青年。这就是我家猫吧。说着,我忍不住遵从养猫的都是抖m这个定律,冒着可能会被挠的情况下,拍醒了我床上的青年。
  干嘛喵!面对作死的主人,这只傻猫果断的扬起了爪子,但是发现自己的爪子变成人手之后,开始慌张的哇哇哇的乱叫。
“冷静点……”我按着太阳穴,劝阻着那只蠢猫。
那只蠢猫却全然不知的抱着我的腿大哭的问着。“铲屎!我怎么变成这样了啊,铲屎!”
“叫主人啦!”
“铲屎!要是我变不回去咋办啊!不会爬墙的生……”那只蠢猫说道一半突然顿了一下“等等……我变不回去好像只会损失几个技能和几个后宫……”说着,它躺到了床上,大爷一般的翘起了二郎腿。“但是我却变成了人类,我就会有五至十倍的生命,还或许有人类后宫!哦吼吼吼吼~”
面对这只突然三段笑加上完全迷之ooc的蠢猫,我决定果然还是打击他一下。“蠢猫,这有可能是在梦里。”
“哈,在梦里?”那只蠢猫一瞬间极其不安。“那……那么说,我要是醒来的话……岂不是就又会变回去咯!才不要咧!”
我干脆的无视了那只傻猫的无理闹别扭。推开了那只猫坐在床上,看着那只猫别扭的表情翘着二郎腿跟他分析了起来。
“现在,我猜测我们大概在做梦……”
“你凭什么这么说啦!铲屎!”蠢猫还在为他变不成人类而刷小脾气。
“有三个根据,虽然有一个听起来挺不靠谱的。”我顿了一下。“1.突然出现的门。2.变成人类的你。3.之前我们在睡觉之前不是遇到了前门打不开的情况吗?总感觉,打不开的正门,突然出现的另一个门,总感觉很像梦日记。”
“嘛~所以你打算咋样。”那只傻猫下意识的舔了舔手背,却在发现自己变成人之后,露出了一副强烈的想去洗手的欲望。
“现在只能去那扇门里面看看了。反正现在门应该也打不开。”
“不试试你怎么知道啦!”那只蠢猫插起了腰,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
“你要去试试开门吗?”
“当然,你不敢的话,只有本大爷来啦~”那只傻猫一副得意的样子。
“那么……想到你还有把门打开的可能,你不去先穿个衣服吗?”
“哇哇哇!你这个铲屎!本大爷没穿衣服你都不告诉我吗!想看本大爷出丑吗!还是……”蠢猫突然凑近。“想看本大爷的肉体?”
“滚。”我简单的踢飞了那只蠢猫,叹了口气后,果然还是把他捡了回来套上衣服裤子,无视了蠢猫的叫唤把它一起拉进了紫门。
“果然是在做梦。”看着门内的景象,我撇了撇嘴,得出了结论。
“为啥啊。”蠢猫自来之则安之的开始坐地舔爪子,本来想着要帮他洗裤子有点烦躁,但看着他又一副要赶紧奔去洗手的样子,又有一种报复成功的样子。
“我们家住七楼。”我解释了一句,看蠢猫还是一脸不懂的样子,我只能再补一句“所以是不可能从房间内的门进入地下的。”
虽然蠢猫一副懂了的样子,但是以他的智商,大概是没懂的。
“你一直没发现我们吗?”从打开门那一刻一直在门里的那群人终于发话了,虽然从一开始就看见他们但是没理是我的错,但是他们从一开始给我造成的不好的映像导致我并不想认错。
“嗯,发现了,不想理。”
对面的一部分人脸抽了抽,才发现对面那群人看起来好像是按照一男一女组合的,然后就在刚才,不少组合中的女性都做了凑到同组男性耳边低语这种行为。
“这就是你被叫到这里的原因。”一个看上去是老大的英俊男性向前走了一步,向我解释。
“哦?”我语气微微上扬,但其实也没有多在意,只是摸了摸看上去被那群家伙吓到的蠢猫的头。
对面那群家伙好像对我的作为十分瞧不起似的,但是却被那个老大似的家伙阻止了。“今天七夕你没发现我们都是情侣吗?所以啊,作为单身人士的你,难道不应该做点什么吗?”
“嗯?”应该做什么?
“难道你不会羡慕我们一下嘛~难道不应该疯狂吃狗粮嘛~闪瞎狗眼什么的~”那家伙身边的女性倚着看上去是他男朋友的家伙的肩。
“我为什么要那么做?”
“嗯?”
“你们是情侣,然后呢?我是单身,然后呢?今天是七夕,然后呢?”
“你们这些家伙!”三月好像看出了对方视线里面的鄙视突然发了毛。“什么单身!你们可以说那个铲屎是单身,但不能说本大爷是单身啊!本大爷的后宫可是多的是呢!每天都一大堆母猫等着跟(哗~)呢!你们这……”
我一脚踹开了那只就知道给我找麻烦的蠢猫,继续冷静的回话。“你们秀恩爱完全是为了你们,我怎么做跟你有什么关系?我不去配合你们,难道你们的幸福就会减少吗……”我脑子里出现了过去的往往,一瞬间嘴巴仿佛不受我控制的把自己想说的如同倒水桶一般的疯狂的倒着。
我吸了一口气,本来准备继续嘴炮,但是却被蠢猫扯走。
“干什么!”我疯狂的挣扎着,……“你这只蠢猫!放开我下去好好跟他们讲道理!”
“讲道理!你自己看看,现在道理跟他们讲得通吗!?”
我惊讶的回头,才发现那群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合体成了一个丑陋无比的肉怪兽。
“这是什么?!”
“‘这是什么?’你在问我?我怎么知道啊!”蠢猫喘着气挖苦着。“你不是经常叫我蠢猫吗!你还问我!”
我面对蠢猫的挖苦,一时竟然无言以为,但是我一时完全无法思考,只能看着那个怪物肆虐着。一时竟然完全不知道该干什么。
“真是的!关键时刻还要我来啊!”蠢猫就继续拉着我跑着。
然而那个怪物却飞快的追了上来,跳了起来,准备一下子把我们压扁的样子。
看着那巨大的一坨肉,我吓到闭上了眼准备迎接死亡,但下一秒却又看见了熟悉的房间,和熟悉的蠢猫。
我叹了口气“真是个蠢梦。”
END

没人在等吧……
(摸了半天鱼,准备补遗的在下小心翼翼的先问下。)